首頁 > 廉政教育 >正文

二道溝的月亮灘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10-30 10:30:57    

   我常常記著二道溝那個地方。那里沒設村也沒建鎮,只是長江源頭的一片荒野。但是二道溝住著三戶人家:10個戰士的兵站,5個養路工人的道班,還有一戶游牧而來的藏民。二道溝的寒冷是出了名的,隆冬的最低氣溫可降到零下32度。可是在最冷的季節我把它揣在懷里,會一直走進唐古拉山的最深處。那是因為二道溝有一個美麗的故事,戰士是故事的主人公,還與泉水和月亮有關。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追殲殘余土匪的一名解放軍戰士,跋涉至青藏高原二道溝時,饑渴難耐,求助無門,便爬到一眼泉水邊痛飲不止。他極度疲累,渾身乏力,正飲水時一頭栽進泉里就再沒起來。數天后戰友和牧人們發現時,他的身體已經與泉水凍結為一體,惟兩條腿直挺挺地露在冰面上,好像路標矗立荒原。這路標給跋涉者昭示方位,輸送力量。

 

   軍民含淚撩起清澈的泉水給這位無名無姓無籍貫的戰士洗滌遺體,然后就地掩埋。墓地距泉邊百十米,一塊木板做墓碑,上寫“神泉之墓”。“神泉”既是對無名墓的尊稱,又對泉水寄托了深情。

 

   從此,二道溝就有了一眼神泉。說它神,是因為有人親眼所見,一天夜里一輪金黃金黃的圓月從泉里升起,將月輝灑遍二道溝。拂曉,人們又眼睜睜地看著那月亮墜入泉底,消失了。傳說歸傳說,但二道溝的泉月值得觀賞品味,吸引了不少游人,這是不爭的事實。

 

   到二道溝賞月,是我向往已久的心愿。我雖然數十次跋涉世界屋脊,但是每次到二道溝都是飛車而過,留下了深深的遺憾。那年夏日的一夜,我在去拉薩的途中特地投宿二道溝,為的是賞月,也是為緬懷那位葬身神泉旁的無名戰友。讓那泉中月色醉我心扉,讓那亡友的情懷壯我筋骨。

 

   這夜留在二道溝賞月的游人,少說也有二三十個,他們都像我一樣,在未看到泉月之前,心里已經揣上了那個美麗的傳說。

 

   月亮還沒有爬上山埡。

 

   曠野的夜,色黑如漆。整個青藏高原被靜謐和神秘籠罩著。惟有點綴在黑絨般夜幕上的星花,閃閃爍爍,伸手可得。使人覺得它們仿佛就在地上,天地渾然一體了。這夜,月亮在十點鐘后才能從山巔升起,爬進神泉。可是游人們都等不及了,早早地站在泉邊等候。好像那月兒隱藏在泉水中,巴不得用雙手把它撈起來。

 

   夜,寂靜如海底。偶爾從青藏公路上駛過一輛汽車,連那輪胎擦地的聲響都聽得一清二楚。汽車漸漸遠去,夜顯得更幽靜。

 

   月亮是在一瞬間出現在泉中的。不知是哪位女高音喊道:“來了!來了!月亮回來了!”可不是回來是什么?月亮每晚都臥進這泉里過夜。不管它走得多遠,就是到了地球那邊,不管它走得多遠,還是會回來的。神泉是它的家呀!

 

   天黑得看不見賞月人臉上的表情,但是從現場悄然肅穆的氣氛里可以想象得出,每個人的眼睛肯定瞪得像小雀蛋那么大。像我一樣凝全力傾盡其情看泉水中的月亮:那月亮絕對不是淹沒在泉底,而是游離于水中,凸現于水面。水只是個載體,它像生著腿似的站在水上。綿綿的滿是柔意,鮮鮮的如蛋黃脆嫩。我甚至透過月亮看到了泉底那顆顆圓潤的鵝卵石。月亮還在移動著,朝上移動,離我們越來越近,連月中飛舞著的嫦娥都看得那么真切。往日我們抬頭望月,總覺得天是那么高遠,月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即。眼下月亮分明就被我們抱在懷中,舉手能觸摸,甚至張口就能咬下一塊。

 

   就在這當兒,又有人喊道:“快來!快來!這里遍地都是月亮!”

 

   我循聲而去,兵站后面的荒灘上已經擁了不少人,都在賞月。原來戰士們平日在灘上挖下一排排坑,草皮碎石粘砌,固若水泥。然后將這些坑糖葫蘆似的串起來,引來泉水。在月照高原的夜里,每個水坑里都裝著一個月亮。有多少坑就會有多少月亮,這荒灘也就取名“月亮灘”了。

 

   我問一戰士:“荒郊野地的二道溝,為何要引來這么多月亮?”戰士答:“那位無名戰友躺在神泉下已經30多年了,一定很寂寞。有這么多月亮陪他,他才能感受到人世間的溫暖!”

 

   我沉默,只是久久望著水面上那越來越大的月亮……

 

   (王宗仁 作者系中國散文學會名譽會長)

 

福彩15选5一等奖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