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廉政教育 >正文

加州大火,凸顯美國社會貧富裂痕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11-04 17:10:46    

   美國國家氣象局10月29日發布“極端紅色警戒”,警告加州當前的風勢、溫度與濕度條件,讓該州約2000萬人面臨“近期從未見過”、“極端”的野火威脅。據美聯社報道,過去兩周內,加州爆發了十幾場大火,燒毀數萬英畝土地,其中洛杉磯縣的蓋蒂大火是最嚴重的山火之一,預計撲滅這些大火仍需數周至數月時間。

 

   然而就在數千名消防隊員仍在與大火搏斗的同時,洛杉磯市長加希提于當地時間10月29日表示,起火原因系一根樹枝落到了電線上,這是“天意”。

 

   的確,從表面上看,加州大火的成因并不復雜——干旱的季節帶來大量枯枝敗葉,而許多房屋建在山區,煙頭、篝火、電線、車輛故障等人為活動引發火災,而肆虐的大風又讓火勢在瞬間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然而加州大火年年燒,造成的損失并沒有逐年減少的跡象,這顯然不僅僅是“氣候惡劣”可以解釋的。加希提脫口而出的“天意”論,背后是從預防到救災的整個治理環節的政府缺位。

 

   從某種意義上講,加州大火燒出的更是資本主義運行到極致后的巨大社會創口。

 

   不平等的救援待遇

 

   “只要生活在南加州,你我就不得不明白這種現實——有好多個全美國最有錢的小區坐落在這里,而這些驚人財富的密集群居,也讓這些地方極富‘政治影響力’。”

 

   2018年加州大火后,洛杉磯市消防局副局長在接受《洛杉磯時報》采訪時這樣說。

 

   在他牽頭起草的一份救災報告中,披露了一個令人細思極恐的情節:

 

   “在起火的初始24小時內,消防局接到了數量極為驚人的‘選民代表’電話——來自各層級的政治人物不斷地要求我局出動前往眾多‘特定住宅單位’,以保護這些指定私人財產的安全。這些救災請求,分散了消防任務的注意力,并對救災指揮造成嚴重的訊息干擾。”

 

   說白了,就是議員們打爆消防局電話,希望開個后門,先保護自己的房屋不受損毀。

 

   眾所周知,加州的山火,說是野火,實際上和人脫不了干系,90%以上的火災都由人為活動引起的。

 

   而把房屋建在山林里的,大概有兩類人。

 

   一類是富豪名流。坐擁好萊塢和硅谷的加州,經濟繁榮、自然資源豐富,愿意親近自然風光卻又舍不得遠離繁華的富人們紛紛選擇把豪宅建在山上。

 

   比如,Lady Gaga在加州的別墅里養雞、卡戴珊的別墅看起來像一座小鎮、甲骨文董事長十年內在這里買下近30套房產等等,都是人們茶余飯后的八卦談資。

 

   也正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才讓加州大火更加出名——畢竟,施瓦辛格在山火肆虐時緊急撤離、NBA球星詹姆斯連夜開車找賓館的報道,遠比一個普通人如何失去自己的住所要更加吸引眼球。

 

   另外一類,則是被迫遷入山林的窮人和老年人。

 

   在2007年金融危機之后,加州經濟恢復很快,甚至有媒體說,如果加州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那么它的GDP超過英國,排名全球第五。

 

   與之形成強烈反差的,是加州高居全美之首的貧困率。美國聯邦人口普查局去年發布的數據顯示,加州2017年貧困率高達19%,是排名第50位的佛蒙特州的兩倍多。

 

   多家美國研究機構的統計表明,導致加州貧困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并非收入太低,而是生活成本太過高昂,特別是住房成本。在這里,有近四成人口正在拼命應付經濟上的困境。

 

   在外來淘金者紛紛涌入,城市不斷擴大的情況下,高房價將更多窮人趕出市區,他們不得不住進郊區或者山林地區。

 

   大火,往往起源于這些窮人居住的地方。

 

   大火,對窮人是考驗,對富人是再造

 

   幾乎很難找到一場大火起源于富人居住的區域,因為在美國,安全是很昂貴的。換句話說,只要肯花錢,安全也是可以買到的。

 

   比如,富人的別墅有專門的雇傭工人修剪枯枝敗葉,以避免電線火星落到枯葉上引起火災。還有日薪3000美元一人的私人消防隊員,他們會按照合同定期檢查消防設施,這些別墅里往往還有一個到多個豪華泳池、噴泉。

 

   而且,這些區域往往得到特殊照顧。電力公司會把這些區域電線周圍二三十米內的樹都砍掉,或者雇傭其他的專業公司,每隔兩三年剪修一次周圍的樹枝。

 

   即使山火逼近,富豪們也可以立刻動用昂貴的私人消防隊員保護自己的豪宅,不少人也的確這樣做了。據報道,卡戴珊夫婦有一支私人消防隊在她家周邊挖掘了一條巨大的溝渠,它在山火肆虐時保住了豪宅。這種消防隊又與富人投保的保險公司有關。

 

   這一做法招致了排山倒海的批評,但其實卡戴珊的做法并不罕見,因為花錢請消防隊,在消防資源私有化的美國,實在是太正常了。

 

   如果火勢實在太大,豪宅被毀,對富人們來說也并不要緊,因為高昂的保險費會給他們帶來甚至高出房屋價值的賠償。

 

   《紐約時報》在一篇報道中稱,對于那些有保險和經濟能力的人來說,重建住宅已經成為某種災難之后的治療方式,他們可以建造更加符合心意的新房子。

 

   但是窮人就沒有那么幸運了。安全是可以用錢買到的,但沒有錢就意味著沒有任何安全保障。不僅在加州,在整個美國都是如此。

 

   2010年,因為房主沒有提前支付75美元的年費,消防員任由田納西的一座房子被燒掉;2013年,亞利桑那一個私人消防隊在滅火后寄給房主2萬美元賬單。

 

   如果私營的消防隊讓窮人望而生畏,那么私營的保險公司就更加冷冰冰。不僅保險費率不斷提高,對窮人拒保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美國并不缺乏精良的救災設備,但政府救災往往是一團亂麻,每次大災的應對都遭受巨大批評。對窮人來說,領取災后補助也并沒有那么容易。比如,一個沒有登記在系統中的移民,一分錢也別想領到。這并非加州特有的情況,在卡特里娜颶風災難過后,同樣有大量流離失所的窮人沒有領到一分錢。

 

   貸款就更不用想了。受災的窮人由于缺乏穩定的還款能力,他們往往更難在災后獲得銀行貸款。

 

   因此,很多人在房子被燒毀后被迫離開,淪為這個世界上最發達國家里的氣候難民,其中不少是退休老人。

 

   甚至有輿論這樣形容,每年熊熊燃燒的大火成了這一地區驅走窮人的一種儀式。

 

   資本運行到極致后的政府缺位

 

   如果說絕大部分的救援力量是私營的,根據“市場規律”理應朝富人傾斜,那么政府和社會能否圍繞防災做點事呢?

 

   要知道,美國有先進的科技能力和充足的物資,如果按照一般人的理解,國家完全有能力在災后治理中起到巨大作用。但很可惜,在資本主導的社會運行機制下,這很難實現。

 

   比如維修老舊電線這件小事。

 

   它真的太過于日常,但離加州卻很遙遠。

 

   加州天堂小鎮去年11月發生了美國史上破壞力最強的山火,起因據信是城市邊緣的一處電線桿老化斷裂,斷掉的電線碰到了周圍干枯的樹枝。從一個小小的火星開始,野火一發不可收拾。

 

   這個電線桿屬于加州最大的私營公用事業公司PG&E,理論上,PG&E應該是“事故責任人”。

 

   而且這起山火只是該公司造成的事故里最大的一樁。消防調查人員還發現2017年最重大的21起火災中,有18起都與該公司設備老舊和電線周圍管理不善的植被有關。如果這些指控全部成立,該公司將面臨至少300億美元的責任成本。

 

   但事情的結局卻是戲劇性的。

 

   該公司表示自己砸鍋賣鐵也湊不齊這么多錢,于是——它申請破產了,在此前一天,公司總裁宣布辭職。

 

   “公司倒閉、老板跑路”本已狗血,但后續的情節更加諷刺:為了讓該公司不至于走向破產,加州政府表示愿意向該公司提供貸款。

 

   明明線路老舊、養護不當是公司自己的錯,為什么最后卻變成所有用戶埋單?為什么政府非但不懲罰公司,反而要通過各種方式幫它“續命”?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

 

   比如,當“天堂火災”和伍爾西火災一北一南幾乎同時發生,明明巴特縣更需要支援,但大量注意力和資源被吸引到災情明顯輕得多、但住滿了名人的文圖拉縣和洛杉磯,而巴特縣成了“燈下黑”。

 

   再比如,明明每個人都知道大量干枯的樹木是形成火災的直接原因,明明大火每年都讓這里的人灰頭土臉、狼狽不堪,但那些要求清理樹木、防止火災的法案就是通不過——作為美國國內政治博弈最激烈的州,在“選民代表”義正詞嚴的環保理論背后,深藏的是“景觀受影響”“噪音太大”“窮人搬進來會破壞社區環境”等諸多算計,以及“你支持我就反對”的兩黨議員扯皮。

 

   《赫芬頓郵報》的一篇專欄文章發出這樣的尖銳批評:“如果我們不介意避難資源只向富人開放,那就是已經承認了這個社會相信富人的生命比窮人更值錢。”

 

   很遺憾,在加州,不管你是否愿意承認,事實很可能就是這樣。

福彩15选5一等奖多少钱